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问剑江湖行 第六章—祭祖逢劫

发布时间:2019-09-26 03:08:48

问剑江湖行 第六章—祭祖逢劫

叶家祖庙前,由叶孤云带头陆续所有人都慢慢到来,唯独缺少了叶孤云的几个弟弟。

只见一老者愤然说道:“你不是说,祭祖你几个兄弟能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难道他们不知道祖庙之门,每次开启只能是同代最杰出的几个人共同叩门么?现在还不来,这祖祭不祭!这门到底开不开?”

叶孤云沉默了一会:“诸位族老,请先息怒,几位兄弟回来,我会例行家法。”

族老听了继续追问:“那你说,门怎么开。”

叶孤云琢磨了一会方道:“只能这样了,请族老去把家父请来

问剑江湖行  第六章—祭祖逢劫

,就劳烦上一代替我们把这门给开了。”

众人听后觉得可行,就出动几人去请早已不理族事的上代家主。

不一会,隔着老远就听到:“那几个兔崽子,我这半截身子都快入土了,还要提他们操心,气不死我真是不甘心呀,回来看不我抽他们几鞭。”

再走近一些,只见几个族老不停的劝说着一个老人,时不时给他拍拍后背,这个老者就是叶孤云的父亲。

在老者骂声中,几人慢慢来到祖庙前面,老者带着歉意说道:“各位兄弟,抱歉了,几个儿子不成器,这种事情还让你们劳烦,请几位和我一起开门。”

众人听后相继走出几人,和老者站在门前,相继说出自己的名字。祖庙中的先祖好像听到了后辈中的成绩,为之觉得欣喜,承认他们有开门的权利一般。

祖庙大门缓缓打开,门外的每个人瞬间感到滔天剑意压迫,每一分压力好似都在拷问他们一样。门口几个老者首当其冲,叶孤云的父亲被他几个兄弟护在中间没有受到冲击,护他的几个老者却是受了伤。

剑意压迫停止,叶孤云的父亲说道:“老咯,老咯,开个门要了半条命。”语气带着许许落寞,又带有几丝欣慰。

叶孤云看到祖庙之门已经打开,便行了一礼说道:“父亲,几位族老,劳烦了诸位了。是孤云不成器,等兄长带着两位弟弟归来,我会带他们一同请罪。”随后吩咐家奴摆上祭拜祖先用的贡品。

叶远童离开房间慢慢来到祖庙,看到外面没人赶紧进入。祖庙两旁坐着的都是家中才德兼备长辈,每经过一人便对着长辈行了一礼。随着步子慢慢来到叶孤云面前,看着眼前父亲,就跪在叶孤云面前,磕了三个头恭敬叫道:“父亲。”

叶孤云看着许久未见的叶远童,不由笑着交了几声好,好,好。

伸手把跪着的叶远童扶起,准备开始立冠。

随后母亲叶远童带上第一顶帽子,这帽子是黑麻布材质做的缁布冠,表示从此以后有了参政的资格,能负担起社会。

再然后父亲给叶远童戴上第二顶帽子,这帽子是白鹿皮做的皮弁,表示从此以后要保卫社稷疆土。

最后由叶远童爷爷给他加上第三顶帽子,这帽子是红中带黑的素冠,表示从此以后可以参加祭祀大典。

天空明月越来越耀眼,好似随着地上的人团圆越来越圆,皎洁的月光照亮了通向秦岭的路。

但对于叶向天来说,这次回家的路比任何一次都漫长,满心期许的团圆,脑海里只剩下那句替我们活下去。

哪怕今夜月光照的在亮,颤动的心,模糊的眼,早就看不清回去秦岭的路,脑海里只剩下逃,逃,回到叶家通知大哥,叶家将面临的劫难。

在秦岭的路上,叶问天借着两旁的树林,或飞或跃,脚步越急心就越急,心越急脚步就越稳,越快。

家,家,心里仅存的唯一信念。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叶家大门前的守卫看见远处有一个人飞奔而来,快速的接近,刚想询问就听到一个急促声音传来:“我二弟在那?”

守卫仔细一看,不是叶家老大叶向天是谁,随后赶紧回答道:“爷,族长在祖庙。”叶向天听后没做片刻停留就迅速跑入叶宅中,向着祖庙方向前去。

守卫刚想和同伴说什么,突然头脑中闪过刚才画面。仔细回想了下,叶二爷全身是血,于是赶紧拉响警铃,心里稍微舒了一口气,回头准备认真侦查四周,刚刚回头的瞬间,却是命归黄泉。

只见四个一模一样的大汉,其中一个拿着刚刚守卫的人头骂了一声:“他大爷的,倒大霉了,来晚了一步。”

刚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悠扬笛声,同时感觉有人在拍打自己肩膀,刚想回头大骂,就看到另外三个兄弟低头站在一个人身后。

他低头看了下拍他肩膀的人,眼前之人脸上戴着的女侍面具早已经说明来者是谁了,不是狡狐又是谁,瞬间赶紧闭嘴,低头,看也不敢看那人一眼。

狡狐看着这一暮轻轻笑着说:“怎么,四位哥哥这般怕我,我这个小狐狸可不吃牛肉。”

一个大汉听了赶紧回答道:“那个,六...六....弟。”刚说出口赶紧抽自己一巴掌,正声道:“军师,是持牛办事不利,愿担责罚。”

狡狐听后别理几人,慢悠悠的走过大门进入叶宅,一边走一边说道:“走吧,这样小妹应该能玩的更尽兴。”持牛四兄弟听后也赶紧跟上去。

随着几人离去,叶宅门前几具尸体被各种撕裂,四周寂静无声。就在时候突然无声出现一人,黑色长袍完全裹住身体,完全看不出这个人到底是长什么样,黑袍中传出冰冷之音:“这般杀人,真是糟蹋。“说完完全消失在黑夜中。

叶向天已经来到了祖庙前面,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叶远童,赐你字,子玉。”紧跟着听见各种笑声,他赶紧急奔进去。

正在给自己儿子取字的叶孤云,看到熟悉的身影跑了进来,看了几眼正是自己的大哥叶向天,只是叶向天一身全是鲜血,赶紧问道:“发生何事,兄长。还有三弟和四弟呢。”

叶向天看着眼前的身影,听着声音,声音哽咽的回道:“二弟,沧澜盟杀上叶家了,我和三弟四弟被伏击,三弟,四弟......”

话未说完,宗庙中的人听到沧澜盟杀上来,已经乱成一遭。

叶孤云再听闻一声狂妄的声音:“叶孤云,你的三弟,四弟,我给你送来了。听说今天叶家祭祖,沧澜盟特地为你们准备了份大礼。”

随后就见门外抛进来两个盒子,盒子滚到地上,里面掉出两个人头,眼睛都未合上。正是叶孤云的三弟,四弟。

叶孤云还未开口又听到父亲声音:“我的儿呀。怎会如此。”然后看过去,便看到早已经重病的父亲吐了一口血,倒地不起。

信阳治疗白斑病费用
信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信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信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信阳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