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悟空看私聊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发布时间:2020-01-16 19:57:42

悟空看私聊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从楚州回曲城的高铁上,郭大路传音入密,给鱼灵灵讲了齐天大圣的故事,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郭大路故意把故事讲得简略,且多有杜撰,大闹天宫及之后的故事也没有提。

不过一向活跃的鱼灵灵,故事还没听一半就睡着了,想必是第一次坐高铁,体验有些特别。

郭大路稍作调整,开始闭目冥想。

修炼之事,不分早晚,不分时地。

在冥想中,两个多小时转眼就过,从车上下来之后,他仰头吐了一口浊气,顿觉神清气爽,小有进益。

“到了吗?”鱼灵灵恰好在这时醒过来。

“嗯。”

郭大路拖着行李箱走出车站,在出站口看到前来接他的郭青。

“我还担心春运会晚点。”郭青说着接了行李箱。

“还没到春运高峰期。”

上了车,郭大路问起郭青和田明娟的婚期:“不是说今年过年办吗,定的哪天?”

“这不等你回来定吗?”郭青发动了车子,“大路你是不知道,从腊月28开始,初二、初四、初六、初八全有礼,而且都不止一家两家,初六一天我们家要出六头礼,我听小婶说你们家八头。”

“出礼”是相县方言,就是去亲戚朋友家奉上礼金吃酒席的意思,所谓“六头礼”指的是同一天有六家亲戚朋友摆酒席,要出六份礼金。

郭大路笑道:“那你超市的生意岂不是好到爆?”

“是啊,这几天忙到飞起,你当初让我抓住酒席这块市场的主意真是太有远见了,我感觉我一个年关的营业额能超过前面一年。”

车子离开车站,两个发小随口聊着天,鱼灵灵伸出头一会看看郭大路一会看看前面正在开车的郭青,对他们的话题似懂非懂。

“不说这些了,你快帮我定一个好日子,我好准备下聘礼。”

“为什么会想着让我来定?”

“你能掐会算嘛,我和铁蛋都认你的,快给我算算。”听郭青的语气居然不是在开玩笑。

郭大路业已步入修行界,对时空的认知不同以往,“良辰吉日”的概念渐趋模糊,大气运者,只要不做有损阴德之事,行止皆合时运,每时都是良辰,每天都是吉日。

不过,既然现在郭青诚心诚意地问起,郭大路就不能随口敷衍,他动用揲蓍草稍作一番推演,说:“如果让我定,那就初五吧。”

郭青听了之后,当即拍板道:“那就初五,我也觉得初五最好,干嘛都抢在一天?只要人是对的,哪天结婚又有什么分别?”

在农村,喜酒定在单日是挺犯忌讳的,但郭青对郭大路定的日期毫无质疑的意思,其中的信任感可见一斑。

回到家之后,郭青正式宣布了初五摆喜酒的消息,家里的长辈听说自然一力反对,脾气不好的少不了要骂郭青两句“不懂事”。

批评和骂声郭青统统笑脸接着,但初五这个日子却绝不会改了。

田家那边听了这个日子也有些黑脸,他们搞不懂向来靠谱的郭青怎么会在自己的人身大事上犯浑。

田明娟却没有任何意见,她还劝家里长辈说:“初六是他超市最忙的一天,初五办了酒,正好不耽误初六的生意,只要我们两个人的心在一起,哪天不是一样的?”

田父田母见女儿没意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但田明娟爷爷却表示了坚决反对,愤怒地表示,定这个日子的人一定是成心要害他们两家。

田明娟只好给郭青打商量,郭青这才说出真相:“这日子是大路定的,所以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能改。”

“我暗恋你那会,只有他说我能追到你,然后我真的追到了,现在他说我们要初五结婚,我们初五结婚一定是对的。明娟你要相信我,我这边已经说服我爸妈了。”

田明娟把郭青的话转告了家人,田父田母一听是恩人郭大路定的日子,更加不会再提反对意见,田爷爷只能保留意见,一个人暗生闷气。

……

郭大路回到家里后,已经是相县规模最大家具店老板娘的郭妈,还是亲自下厨给儿子做了一桌好吃的。

饭桌上,郭大路陪爸爸喝了两杯,想到不久后就要去玄界,心里对爸爸妈妈格外舍不得。

金丹大道再诱人,也淡化不了父母之情。

郭爸询问了一些关于学习方面的问题后,话题一转,说起年初二要和大舅一起去省城并安参加一个木材拍卖会。

“去年十月份在景南举办过一场,我当时太忙没来及去,这次一定过去看看。”

郭爸语气平和,话语中那份自信气场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

郭大路欣喜于爸爸的变化,同时感慨事业和金钱不愧是男人们天然的化妆品,假如现在爸爸再面对他的那几位老同学,恐怕气场上要压他们一头了。

“你之前不是在找优质的桃木吗,这次你跟我们一起去。”郭爸知道儿子在木工方面天赋异禀,继承并发扬了自己的优秀基因,他虽然期望儿子以后能有更大出息,不再像他一样做一个木匠,但儿子如果坚持要接过他的衣钵,以后继续和木头打交道,他心里也是能接受的。

“好。”郭大路答应下来,他之前在上搜索优质桃木的信息,也有看到木材拍卖会方面的,欧洲、德国每年都有类似的拍卖会,成交额倒不是很大,最高纪录也不超过500万。

……

新年前两天,郭大路是家具店、超市两头帮忙,干活的过程中,绝不动用阵法道术,完全摆脱修行者的身份,就以一个普普通通凡人状态做着各类杂活。

返璞归凡,本来也是修行的一部分。

当然,他每晚冥想炼气的功课同样不会间断。

新年差不多就在这种忙碌中度过。

大年初二这天一早,郭大路就跟爸爸大舅一起去了并安市,尽管郭大路没有特意用揲蓍草推演此行的结果,但他仍旧预感到这次拍卖会必有所得。

上午九点半,拍卖会正式开始,台上摆出的木材,大多是年代久远的陈年老木,有些木材其实已不具备实用价值,纯粹满足部分爱好者的收藏心理。

拍卖过程进行得波澜不惊,没有什么戏剧化场面出现,中途大舅以10万块拍了一棵150岁的橡树树干。

整整一个上午,并没有桃木摆出。

中午,三人在酒店吃了午饭。

下午两点半,拍卖会继续。

没想到第一块开拍的木材就是一块千年老桃木。

“这棵老桃木是灵州某村落村民从地下挖掘出来的,距今大约有1500年的历史……”

主持人以专业的语气和话术渲染着拍品的价值,最终报出起拍价:“这棵桃木起拍价25万,每次加价不低于5万,下面开始报价!”

主持人话音未落,场上有至少有六家作势举牌。

虽然大家知道这个“1500年”肯定有水分,但收藏老物件,玩得就是模棱两可,谁能百分百地判断哪个物件有多少年历史?

“150万。”

就在大家各自准备举起30万、40万、50万的价钱时,一道年轻的声音平平静静地响起。

25万起拍,一把加到150万,这种加价手法,不是出自深谙心理战术的骨灰级老手,就是人傻钱多的暴发户。

大家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举牌的年轻人,表情各异,然后纷纷放弃竞价。

没有太多曲折,郭大路一口价成交了那块号称“拥有1500年历史”的桃木。

郭大路当然知道那桃木没有1500年历史,但他同时也知道,那棵桃木的材质上乘,不易多得。

“这块桃木摆那里5万5万的加,最终估计能加到180万左右。”

主持人落锤之后,郭大路还是跟爸爸和大舅解释了一下,两个长辈完全没有异议。

拍到桃木后,郭大路对其他拍品已经没有兴趣,郭爸也没有看到符合心意的木材。

三人最终带着两个成交单离开并安,等两到三天后,木材送货上门。

……

从初三到初五,郭青、郭大路和郭庭开三人每天的主题就是郭青和田明娟的婚礼,因为郭青一句“就想跟兄弟们一起来筹办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郭大路和郭庭开两人义不容辞的成了苦力。

“大路、铁蛋,你们到时一定盯紧了,一旦发现有人对新娘动手动脚,或者对伴娘下手,要及时阻止。”

迎亲之前,郭青郑重叮嘱了两位兄弟,“乱新娘”的习俗在郭桥村还有所保留,郭青自己不去乱别人的新娘,自然也不会接受别人来乱他的新娘。

“放心吧,交给我们。”

郭庭开认真说道,他对某些明显就是耍流氓的“乱新娘”行为,早就看不惯了。

郭大路也点了点头,“好好做你的新郎,有我和铁蛋在,没人敢乱来。”

……

婚礼顺利进行,田明娟爷爷虽然一百个不情愿,但最终还是出现在婚礼现场。

喜宴正式开席之前,要先放一波鞭炮烟花。

郭青作为厉乡第一大超市的老板,这烟花鞭炮的排场当然也要排第一。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哔呦-嗵!

嘭嘭嘭嘭嘭!

……

就在震耳欲聋的烟花漫天绽放的时候,一个背着桃木剑的行脚道姑恰好路过厉乡街,那道姑听到烟花声,转头望去,忽而眉头一皱,因为她发现那漫天烟尘中,两道煞气正纠缠不休。

煞气相冲,不宜嫁娶,这是常识。

“谁家选在今天办喜事?”

那道姑停下脚步,略一犹疑之后,忽而左手掐诀,右手向半空煞气交错处一指。

嗖!

她背后的那把桃木剑如离弦之箭般飞出,直斩两道煞气。

刷刷刷!

鸣莲剑意展开,数朵莲花瓣影浮现半空,煞气顿时辟易。

道姑收回法剑,正要继续赶路,忽然心中一动,转身向放烟花的地方走去。

所谓救人救到底,她想知道到底是谁如此歹毒,为这家人定了今天的婚期。

……

婚礼现场,宴席已开,宾客们谈笑风生、推杯换盏,一派热闹氛围。

郭青爸妈正来来招呼客人,突然转头看到一位眉目清秀的道姑站在门口,心中好奇,忙走上前问道:“请问,你找谁?”

那道姑答:“找办喜事的这家主人。”

郭青爸爸道:“我们就是,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那道姑道:“我想问你们一句,今天办喜事的日子,是谁为你们定下的?”

郭青爸爸不解道:“我家下的一个大侄子,怎么了?”

那道姑道:“可不可以请你那侄子出来一见?”

“可以啊,我去叫他。”郭青爸爸说着转身去叫郭大路。

一会,一身正装的伴郎郭大路走了过来,他一眼看到那位道姑,客气问道:“您找我?”

那道姑不答反问:“今日婚期是你定的?”

“没错。”郭大路点头。

“你和这对新人什么仇、什么怨?”

“什么意思?”郭大路不解。

那道姑目光灼灼地盯着郭大路,问:“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大年初五,迎财神的日子?”郭大路道。

“煞气交汇,借烟火之势对冲不休,战火连绵,你让他们今日嫁娶,以后还有安宁的日子吗?”那道姑语气平淡。

郭青爸妈却听得脸色大变。

郭大路洒然一笑,道:“的确如此,但我料到今日有神仙过路,必会出手相助,因此今日看似凶险,实则逢凶化吉、遇难成祥,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日子。”

那道姑闻言一下愣住,片刻后,立掌道:“龙虎山岳照清。”

郭大路一抱拳:“郭桥村郭大路。”

岳照清微微颔首,然后说道:“是我多此一举了,告辞。”

说罢转身就走。

“后会有期。”郭大路道。

岳照清走后,郭二伯忙问:“大路,那人是谁?”

郭大路笑道:“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深圳远大医院网上预约
汕头天佑医院怎么样
滨州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治疗癫痫病呼和浩特哪家医院好
绍兴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