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天涯】一 场 梦(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03:39
一天的事儿终于忙完了。我感觉身子很乏,像裹上了一层铅坨直往下坠。喝了一口茶,茶是凉的,吐了出来。“明天我们又要早起加班!单位总是休息日加班,真烦人!”妻子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像隔着一层厚厚的水,闷闷的。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像腾起的雪雾,紧紧地包裹着我。
一群人跑了来,是好久不见的同学和老朋友,我一下子兴奋起来,“你们怎么来了?”“傻家伙,你忙懵了,今天是大年三十儿。”“大年三十儿?”“走吧,走吧,我们去聚仙楼,闹一个通宵。”
街上很黑,看不见人。聚仙楼里射出亮光,传出嘈杂的声音。据说聚仙楼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饭店,有几百年的历史,听说前几年坍塌了,什么时候重建的?
我被簇拥着走了进去。中庭宽敞,中间是一个直通穹顶的圆柱体的走马灯,上面绘着各种神仙图案。据说这就是“聚仙楼”名字的来源。圆形的四周古木相咬,楼廊回转,雕梁画栋,一层层的吃客传来的说声、笑声、怒声、哭声,交织嘈杂,仿佛都汇合在这走马灯上,随着上面的神话传说在旋转闪烁,光怪陆离。
我们走上二楼,正好还有一个空桌,大家奔了过去吵嚷着找各自的座位。这时一个人急匆匆地走过来,拽着我的衣袖轻声说“王长在死了”,我吃惊地看着来人。老王是我家的老邻居,某个公司的领导,岗位很重要,平时前呼后拥,很牛的。他的媳妇是一个机关普通的工作人员。老王没当上领导时,她很和气。她成了领导夫人之后就不会用正眼看人了,平时总爱用鼻子说话。老王对我们家很好,可能是出于某种不良心理的作用,我却不怎么和他来往。他死了,我总该去看看,送上一程。我向老朋友们交代一下“一会回儿来”,就匆匆地跟着来人走了出去。不知走到哪里,走出多远,我被带进了一个灵棚。灵棚设在一个漏风的棚子里,地面上还有一些干草。老王的遗像就挂在木板上,黑白照片儿,一个庄严的人。他的媳妇趴地上大嚎,多是“老王啊,你走了,我可怎么办,我可怎么活”之类的话。旁边围站的几个平时很少与之来往的人,默默地看着,面色凝重,不知说什么好。我说了些什么,什么时候从那儿离开的,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老王那个上大学的儿子来了,哭的很内敛,总在怪老爸平时不该使劲喝酒!责怪母亲“别哭了,平时好好待爸爸比啥都强!”
在回聚仙楼的路上,我想到那些老朋友还在等我,我们虽然平时很少见面,但彼此心里总是惦记着,相互提起总觉得很亲切。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好像路过一个幽暗的长廊,迎面来了一个人,我们公司的,平时总见面,就是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万分亲切地说“哎呀,可下找到你了。”“有什么事吗?”我怔怔地看着他。他挽起我的胳膊连拉带拽无比热情地说“咱们领导过生日,你能不去看看?”“我为什么要去看看,他好像比我的岁数还小的。再说生日不是过完了吗?”“那是阴历生日!这是阳历生日!你就是执拗,现在那还论什么岁数!怪不得你提不起来!”他说的也对,现在有的人连一个生日也没有,有的人却有8、9、10个生日,现在不是儿子给老子过生日,而是老子给儿子、孙子过生日。我这样想着就被那人推进了一个房间。那人转身又走了出去招呼别人进来,还是那句“哎呀,可下找到你了”,像是一个拉皮条的。房间很大,桌子很多,都挤满了人。我被塞在一个角落里。桌子旁边坐满了人。彼此不相认识,表情木讷,泛着清虚虚的光。有人过来,比划一个手指,拿走了我一千元。我默不作声。一个人在大声地接电话“我应付一下就回去,没办法,是我表弟的头儿,上次不是给咱办点事嘛!”一桌子的人窃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人连连致歉,“应该的、应该的”。不知是“应该参加”还是“应该说那番话”。大家会意,不做声,表情木讷。
一个肥硕的短发女人,身着略瘦的红绒衣,走到台上的话筒前,两片红红的薄嘴唇里吐出娇滴滴的声音。“这不是在马路上和小三吵架的那个女人吗?”“嘘——”同桌有人在议论。“各位同志”那女人声音很尖,盖住了乱哄哄一片,“感谢大家百忙之中来参加我们大王的生日宴会。我们大王是反对给他过生日的,但大家都纷纷来了,说明我们大王还是为人民做了好事的。为了表达我们的谢意,我们置办了丰盛的酒菜,请大家吃好喝好。下面就请司仪——”“当婊子还立牌坊!”“嘘——”同桌又有人在议论。那个女人说了什么,我有些模糊了,耳旁还是响着老王媳妇的哭嚎和老王儿子的责怪声。
我不知什么时候逃了出来,却找不到了回聚仙楼的路。外面很多雾,远处广场上空平日里雪亮的灯光,现在就像一个刚刚燃尽的火柴头,透出微弱的红色。雾里的人我看不清楚,他却知道我要去哪儿。“从这个大众超市走进去,走到后院就是聚仙楼。”他指点着,“大众超市的后面就是聚仙楼?”“哦”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大众超市和聚仙楼是相通,一体两面的楼房:从南面进入大众超市,一直走向北走就进入了聚仙楼,从北面进入聚仙楼,一直向南走就进入了大众超市。”出仙入众,出众入仙,只有一墙之隔。
我进入大众超市的大门正准备向北穿过大厅,却被一群人挡住了去路。原来有人在吵架,人越聚越多。中国人看热闹的历史很是悠久,这让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众多看客。人群中一个中年妇女(长得很像我媳妇。不能是她,她正在睡觉,准备明天加班呢,我立刻否定了自己的想法),那个中年妇女指着穿一身工服的店员向看客们大喊,“你们评评理,我买一斤黄瓜他就少给了我一两,一两就是八分钱,我不在乎这八分钱,就说说这个理!”看客们大笑,还有人打着口哨,讥讽那个女人小气。我苦笑着默默地重复着那女人的话,想着那一个手指和一千元,钻出人群向聚仙楼走去。
推开一扇严丝丝的大门,一个大篮球场出现在我的眼前。可能是刚刚进行完一场比赛,队员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一个坐着的人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忿忿地说,“不应该输的!就怨小王,把球传出来不就行了嘛!”一个小伙子跳了起来,“你说谁呢?”大家立刻爬起来纷纷劝说,“不就是一个玩嘛,当什么真!我们不能自己打起来呀!”我想到老朋友还在等我,就急匆匆地继续向前走,推开另一扇大门进入了聚仙楼那宽敞的大厅。我好像看到了老朋友的张张笑脸,便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二楼,可是,二楼上已经人去桌空了。满目杯盘狼藉,废纸满地。我感到有些凄凉,有些寂寞,还有些饥饿。原来我从聚仙楼到大众超市,又从大众超市到聚仙楼不知往返了多久,却一口饭也没有吃上。我找一个空位子坐下来想吃点什么。这时角落里传来说话的声音。我回身循声望去,杯盘狼藉中两个人支撑起来,在说话。他们显然是大醉了。“你……就是不……够意思!”“我怎么不……够意思了?!我就那么大……能耐……都用上了,还咋地呀!”“咋地……都不够意思!”“不够就不够了,咋地?!”“我能咋地?”“你不能咋地,你还说咋地?”
他们说的是醉话,不是神话,所以中厅那神话的走马灯也停止了转动。整个楼里仙去楼空,灯光也暗了下来,一点声音也没有了,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那样沉重。
从聚仙楼里是怎么出来的,我不知道。只感到清凉的晨风吹来,我有点要流泪。天好像是亮了,雾也渐渐散去。前方是一个工地,听说那里要建一个现代化的大市场,地基已经打完了。工地上想起了上班的铃声。
“快起来,快起来”是媳妇那毫不留情的声音。“今天不是过年吗?还不让人多睡一会儿。”我懵懵懂懂地说。“你做梦吧!赶紧起来送孩子上特长班。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哦——

共 294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场梦,满眼滑稽并懵懂。笔者从朋友请客小聚起笔,写了其中过程所目睹种种滑稽可笑而又现实世俗到极致的现象。从老邻居老王的死亡开始,对比其夫人前后,字里行间暗讽其张扬,可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也。而后又写了职场恶劣风气,过生日这种本来该普普通通的事情反而成了某些人耍威风、摆谱以及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的事情。期间客人了底下的窃窃私语也侧面反映了此种做法不得人心甚至让人厌恶。刻画了一副讽刺至极的虚伪形象。接着斤斤计较的超市妇女形象,篮球场推诿责任不敢承担的球员形象等等。这些都是随处可见的生活情形,而这些有最能代表面前社会风气,笔者以梦入题,以醒结尾,前后呼应,主旨在揭露一些极坏的风气。读后让人不禁掩卷沉思。另希望笔者在文段之间多加转承,以使文章更加紧凑严谨,标点符号的使用望多加注意学习。感谢赐稿,敬祝日安。【编者:一川寒月寒】
1 楼 文友: 2015-0 - 1 1 :40:41 感谢一川先生细评。这是我的第一篇小说。还请多多赐教!深谢!
2 楼 文友: 2015-0 - 1 1 :40:45 谢谢,好文章!
回复2 楼 文友: 2015-0 - 1 20:08:08 谢谢奖赏 敬茶
 楼 文友: 2015-0 - 1 17:50:24 寒月的点评很好。祝作者写出更多好作品!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  楼 文友: 2015-0 - 1 20:09:06 谢谢沁香鼓励 敬茶
4 楼 文友: 2015-0 - 1 22:16: 2 宁北雪,欣赏你的诗歌,祝你的小说和散文也大进!问好!
回复4 楼 文友: 2015-04-02 15:59:20 谢谢鼓励 敬茶立可安小檗碱片有几种规格
什么情况下穿拉拉裤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孩子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