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苍龙至尊 第一百五十九掌 爱莫能助

发布时间:2019-10-13 00:30:18

苍龙至尊 第一百五十九掌 爱莫能助

城主府内,觥筹交错之间,宾主皆欢,尤其是连续数日都是沉浸在自责中的沐枫更是高兴,对于所有人的敬酒那是來者不拒,很快便是已经微醺,

“小曦,你放心我已经向家族申请了调令,不久之后就会对血魔海盗团展开围剿,到时候定要让他们鸡犬不留,”沐枫平淡的说着,但是其中的狠辣,却让人不寒而栗,

“枫大人放心,到时候我们城主府定会鼎力相助,这该死的血魔盗本就猖獗多年,为祸一方,理应早该铲除,奈何冤魂海太大,而他们的老巢又极为隐秘,加之未央城各方势力不够团结一心,这才使得他们气焰越加嚣张,沒想到竟然连您都敢狠下杀手,此害不除,必有大患,”付尚身为城主,极为善于察言观色,眼见沐枫动怒,立马上前表示道,

“嗯,这次有着家族相助,任那曹震凶焰滔天,也要给我束手就擒,我们沐家的威严,不是什么宵小之辈就能肆意侵犯的,胆敢动手者,就要有被血洗的觉悟,”

沐家身为上古八族之一,家族成员竟然在返途的路上受到血魔盗的公然截杀,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即便是为了维护沐家应有的脸面,沐家也必将派出高手展开血腥的报复,

“枫叔,我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那曹震明知道我是沐家的小姐,竟然还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想要强行将我击杀,这背后要说沒有幕后黑手,打死我,我都不信,”

“虽然曹震本身便是武宗高手,而且血魔盗在未央城附近也算是叫得上字号,但是对于我们沐家來说,依旧是弹指即灭,我和他又无冤无仇,他怎么会这么傻,做这般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听闻沐鸢羲的述说,沐风也是心中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扭头,盯着她问道:“难道你怀疑是他,”

沐鸢羲这次点了点头,并沒有过多解释,显然两者对于沐枫口中的他讳莫如深,只听得围观的众人一头雾水,云里雾里,

“如果真是这样,家族绝对容他不得,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彻查到底的,你可是家族未來的顶梁柱,说什么都是不能有半点闪失的,而且,咱们先在这这未央城呆上几天,到时候家族高手一道咱们一同返回,相信就算是他也不敢乱來,族规可不是摆设,”沐枫说着,脸上也是密布了一层阴云,额头微拧道,

“我明白,毕竟我们口说无凭,仅凭一点臆测是搬不倒他的,反而还会引起他的警觉,得不偿失,但是我会将这些都记在心底,总有一天会百倍偿还,”沐鸢羲冷冷的说着,脸上的冷意就差凝结成寒霜,

“付尚城主,我和小曦还有些私事要谈,就不在这宴会中久留,如有冒犯之处还请担待,”说着,沐枫便是径直带着沐鸢羲离开,留下面面相觑的一席人不知所以,

“哎,既然枫大人有事情需要处理,我等自当从命,今天的宴会便是到此结束,改日我付尚必会亲自登门拜谢,”付尚眼见今天的主角皆已离开,便是双手抱拳,略含歉意的对着满屋的宾客说道,

“城主大人言重了,在下告辞,”

“付兄,那我也先离开了,”

宴会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付尚心中也是有些愠怒,但是因为沐枫强悍的背景

,只能打掉了牙齿往肚里吞,向着一个个辞别之人告罪,以此显示着自己胸襟广博,

“公子,请和我來,我家少爷有请,”

看着身边一个个人离去,张宇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名十七八岁的侍女缓步向着自己走來,对着张宇说道,

“你们家少爷是,”

“文清少爷,”

“哦,好,带路,”张宇本來对于付文清并不感冒,如果不是想要和沐鸢羲道个别,张宇早就离开了,但是现在,既然付文清派人來请自己,张宇怎么着都要卖个面子,会他一会,毕竟未央曾怎么着也算人家的地盘,如果关系闹僵了,对自己沒有丝毫益处,

城主府占地面积极大,在这寸土寸金的未央城,无处不彰显着城主府的实力与财力,顺着碎石铺就的小径,张宇七拐八拐这才來到一处布置精美,极近奢华的凉亭处,

只一眼,张宇便是发现这座凉亭通体以云纹金楠打造,对于一般人來说这可能就是一种比较珍惜的树木而已,但是身为炼丹师的张宇却是知道,云纹金楠那可是炼制云纹丹的主材料,价值极为不菲;而且,凉亭之内则是以黑曜石铸造的石桌,桌子上摆着zǐ田云泥炼制的茶具,

张宇粗略的估算了一下,这一座凉亭配置下來,最起码也要数十万的中品灵石,关键这仅仅是一座偶尔用來休息的凉亭,

城主府之奢靡可见一斑,

“真是富得流油,有钱就是任性,”张宇随意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凉亭旁边的花圃之内种植的也是能够凝神静气的灵药,心地不禁暗暗感叹道,

“张兄,哎呀,快请坐,按理说我应该亲自去迎接你才对,但是恰好府内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不得已,我只有派下人去把你请來了,有失礼的地方还请担待,”张宇只顾着查看四周环境,就在这时,付文清不知道从何处冒出了头,一脸热忱的说道,

“你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张公子沏茶,”付文清身子一转,向着旁边的侍女呵斥道,

“付公子言重了,能够得到你的邀请我是荣幸之至,怎么会生气呢,不过恕我鲁钝,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张宇呵呵一笑,抱拳向付文清问道,毕竟两人才刚刚认识一日,交情,那可是薄如纸片,

“我请张兄來此,纯粹就是想要增进一番你我之间的兄弟情义,哪里有什么别的目的,來,张兄,你先尝尝这茶怎么样,这可是上好的云雾茶,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面对张宇的提问,付文清并沒有做什么正面回答,反而将那已经沏好的茶水亲自端到了张宇的面前,

“谢过付公子,”虽然知道付文清不过是在做戏给自己看,但是张宇知道自己孤身在外,不像沐枫那般,有着强大的背景作支持,以是便迎着笑脸,配合着,

“好茶,”张宇轻轻呷了一口,赞叹道,

这倒不止张宇有意奉承,茶却是是好茶,即使是张宇这个门外汉都能品尝的出來,饮下一口,清香萦绕在舌尖,令人回味无穷,

“嘿嘿,张兄,听沐小姐的意思,自从你们遭遇血魔盗之后,这么多天來,你都是和她在一起么,我倒是极为好奇你们都经历了哪些困难,沐小姐在宴会之上语焉不详,你能不能和我说道说道,”付文清一脸感兴趣的样子道,

“恭敬不如从命,那我便是大致的跟你讲讲,事情是这样的......"张宇这一说,便是数个时辰的时间,眼见太阳已经西落,夜幕逐渐降临,才将削减了大半的事情经过简述完毕,

“看來张兄和沐姑娘那可是患难与共啊,不知道何时张兄能够抱得美人归啊,有了沐家这棵大树,张兄可是前途一片光明啊,”付文清笑道,

“付公子说笑了,我和沐姑娘之间仅是朋友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还请不要再说这类有辱沐姑娘名节的事情,”张宇闻言,脸部一阵抽搐,略显尴尬的说道,

”此话当真,”

“当真,”

“既然如此,那文清到有一事,还望张兄能够鼎力相助,”付文清说到这里,收回了刚在的嬉笑之情,郑重的说道,

“只要我张宇帮得上忙,我必不推辞,”

“张兄弟,你不知道,自从数年前见过沐小姐一面之后,我便惊为天人,从那以后,我是茶不思饭不想,人也日渐憔悴,心里曾经暗暗发誓,这辈子非沐姑娘不娶,所以,张兄你一定要帮我啊,要不然我怕是将不久于人世了,”付文清脸上装出一副极为痛苦的样子道,

听到这里,张宇差点沒笑喷出來,在张宇看來,付文清脚步虚浮,脸色略显苍白,这分明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可到他嘴里倒好,变成思念沐鸢羲过度了,简直让人笑掉大牙,

“那个,付公子,不是我不帮,实在是这种男女之间的情事我真的帮不了,更不要说是沐姑娘那种大家闺秀,我更是连提的资格都沒有,"张宇强行按耐住心底的笑意,无奈的说道,

"张兄,以你们之间生死过命的情分,那说出去的话绝对比其他人强上百倍,只要你肯定帮我娶到沐小姐,不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就算是你想要当这未央城的城主,我也会扶你上位,”付文清一咬牙,仿佛下了狠心道,

“付公子,这件事,我真的爱莫能助,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便下离开了,你看这天色已晚,我还要去找客栈居住,”张宇再次拒绝道,

“张兄,这件事对于你來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都不愿意帮我,”此时,付文清的声音渐渐冷了下來,已经沒有了初始时候的热情,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贵不贵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韩崧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如何走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刘粉娥
深圳益尚白癜风专科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