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龙印战神 第268章 燕天华

发布时间:2019-12-04 09:49:31

龙印战神 第268章 燕天华

这个时候,孟东王才收回目光,端详着高墨,缓缓说道:“高学弟,从你进入精英部学生联合协会以来,我就相当看好你。不过,在这件事情上,你的观念还有些错误,你太不把学生联合协会放在眼里了。”

“孟学长,这是什么话?”高墨闻言,不由急了,为了通过学生联合协会的考核,他可是花了好一番力气的。

孟东王站起身,走到偌大的落地边,眺望着远处的景色,说道:“我和冯炎私下里相交莫逆,我们两家也是世交。可是,你不要忘了,这件事情上,我代表的学生联合协会,首先要考虑的也是我们联合协会的利益。难道能因为与冯炎的私交,让我们学生联合协会处于被动么?今天的这件事,只是一件小事,但是,就暴露出了你性格上的致命缺陷。”

“你要牢记,因私废公,这是大忌。总是这样行事的人,也难有大成就,不过是尸位素餐的庸人而已。”

“高墨学弟,你为人处事,八面玲珑。如果能做到处事公允,公私分明,将来一定前途量。反之,将来便可能碌碌为,或者

,大奸大恶。我不希望看到这两种情况,懂么?”

这一番话,如暮鼓晨钟,震得高墨脑袋嗡嗡作响,身瞬间被汗水浸湿,汗如雨下。

“孟学长,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高墨恭敬答道,心悦诚服。

如果换成其他人说这一番话,难被高墨嗤之以鼻,漂亮话谁不会说,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人?可是,这番话由孟东王说出来,哪怕是整个奥丁星域,甚至是j联盟的敌人,也法进行反驳。

因为,孟东王的先辈,便是昔日第八集团军的总指挥――王剑孟临王。

这位不世名将的短暂一生,正如孟东王所说的那样――赏罚分明、事必躬亲、处事公允,大公私。

昔日奥丁九大集团军,以第一、第二、第八、第九集团军为强大,第一集团军有两位绝世名将坐镇,第二集团军周不凡勇冠奥丁,第九集团军由马贝尔?伦索统帅,一代枭主,雄才大略,惊才绝艳。

至于第八集团军,则给予这样的评价――奥丁王剑,天地畏,双剑合璧,可御军神。

傀儡王魏畏,用兵以奇险著称,诡秘绝伦,犹如黑暗中的毒蛇,于不经意间给予敌人致命一击。而王剑孟临王,统兵对敌,向来光明正大,生平大小数千战,从未用过任何偷袭的战术,却是战不胜,攻不克,可匹敌。

当初,马贝尔?伦索初见孟临王时,便给予这样的评价:“这个军人,将会是太空战场上的奇迹。”

这句评价应验在短短的三个月后,孟临王便率领一支太空舰队,战胜了百倍于己的炎龙军团。此役,可谓是震动整个泛星域,孟临王则被人称为奇迹之剑。

这位不世名将英年早逝时,东方煌元帅、周不凡上将、林星河导师,以及j联盟的炎龙军团统帅隆达尔,分别送上了四句评价,便是――赏罚分明、事必躬亲、处事公允、大公私。

这样平淡寻常的四个词,由敌我双方的统帅说出来,其份量之重,足以载入史册。

据说,孟临王逝世后,军部准备以高规格为其举行葬礼时,其子孟国平说了这样一句话:“父亲只是做到他平时坚持的,元帅规格的葬礼不合规矩,一切从简比较好。”

平静寻常的一句话,再次让人们见识到孟家的底蕴,这个在东部众星系,传承万年的世家门阀,确实拥有能培养出孟临王这样卓然人物的土壤。

此时此刻,王剑的子孙,以这样的标准来要求高墨,后者丝毫不觉孟东王言过其实,反而有种受宠若惊的荣幸。

“至于这次闹事的人,你觉得我们学生联合协会出面解决,合适么?那丫头可是封都星燕家的人,拿手的就是惹是生非,谁见了不头疼?”

说着,孟东王嘴角泛起幸灾乐祸的笑容,“恶人还需恶人磨,这件事由执法队来解决,那是再恰当不过了,冯炎他会明白我的苦衷的。”

“冯学长肯定和孟副会长您一样,是一个极明事理的人。”高墨感慨的说道。

……

与此同时,站在事发地点,那栋校舍走廊门口的冯炎,那颗锃亮的光头上乌云盖顶,脸色难看至极,嘴里狂骂着孟东王的名字,哪里有半点明事理的样子。

走廊里的战局中心,数十名西鳌院的学员正围攻一个少女,战斗激烈非常。

这个少女梳着一根冲天辫,俏丽面容上挂着天真邪的笑容,双眸如猫眼石一般剔透,娇小的身子却是凹凸有致,上衣校服下的胸脯鼓鼓的,腰肢纤细,盈盈不禁一握,臀部极挺翘,可谓是丰乳肥臀。

这样一位美少女,放在任何地方,造成的回头率必定达到1000%的爆表程度。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就完是两回事了。

只见,这个少女在战斗中,脸上邪的笑容不变,每一次攻击却极为很辣,一击致伤,绝不留情。偶尔间,有人的鲜血飞溅,滴落在少女脸上,却被她伸出香舌,舔舐进肚子里,脸上的笑容越发纯真起来。

这种表情,孙言再是熟悉不过,他一旦战到上头时,也会这样不管不顾,享受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不由的,孙言心中一悚,暗骂:靠!这妞不对劲,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战斗狂人。

这种战斗狂人,一旦真得战至热血上头,那真是物我两忘,让人头疼。

这个时候,孙言也注意到冯炎、陈王等人的不对劲,小声道:“怎么了,你们认为这位女同学么?难道,她是我们执法队的成员?”

“哼!”冯炎一声冷哼,面色难看,“我们执法队,可能招收这种组织,纪律的成员么?”

“……”孙言一阵语,同时,心中暗暗吃惊,连流氓头子冯炎都认为这个少女组织、纪律性,执法队都不敢接收,那只能是到了法天的程度。

陈王脸色阴云密布,低声道:“这位女同学,是我们东凰院生的五位种子学员之一,燕天华。”

“呃?她就是燕天华。”孙言恍然,难怪陈王神情这么难看。

执行“挖洞行动”之前,那一次好友聚会时,孙言就听说了燕天华的事情。在精英学员的特训中,这个少女几乎将所有参加特训的学员都挑战了一遍,其中包括高年级的学长学姐,陈王、常承他们可是吃够了这个少女的苦头。

这样一个战斗狂人,果然是惹是生非的专家,再过几天就是院生****了,她却跑到西鳌院来砸场子了。

“在上次的特训中,燕天华没日没夜的挑战其他同学,包括精英三院的种子学员在内,皆是不胜其扰。现在她打上西鳌院,估计西鳌生种子学员吕剑、江鸣俊他们肯定不会出现,在特训中,他们可是被燕天华缠得差点崩溃掉。”江晓玲解释道,一脸奈。

精英部的上一次特训,江晓玲也在其中,显然也被燕天华骚扰过,对这个少女比的头疼。

正说话间,只见人群中,有十数名西鳌院生冲了出去,义反顾的朝着燕天华袭去,那架势是准备破釜沉舟,两败俱伤。

面对这样的攻势,燕天华俏脸一变,露出楚楚可怜的动人神情,娇声:“这多男生围攻一个女生,你们太欺负人了!”

这句话,犹如魔音穿耳,让这些人脸色一僵,身形不由一滞,滴水不漏的围攻阵势出现了一丝漏洞。

抓住这稍纵即逝的破绽,燕天华一阵轻笑,娇小的身形一闪,竟是幻出数道残影,分袭向四周。下一刻,只见这些围攻的生们一个个倒飞出去,跌倒在走廊两侧。

一时间,整个底层走廊上,惨叫声此起彼伏,看起来如同是数百人正在乱战,却想不到,引起这一幕的罪魁祸首,竟是一位妙龄少女。

见此情景,孙言不由缩了缩脑袋,暗道,这个妞棘手之极,好男不跟女斗,哥哥我还是闪远点好。

然而,孙言刚想要开溜,冯炎可不准备放过他,这位执法队的总队长也正感到棘手,正愁找不到人顶缸,瞧见孙言脚底抹油的架势,冯炎顿时浓眉一挑,计上心头,大手探出,一把扣住孙言右肩。

“阿言,你是执法队第九队的下任队长,现在正是你展现自己才能,让执法队体上下信服的好机会。”冯炎严肃说道,一脸的道貌岸然。

奶奶个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啊!哥哥我宁愿以后在执法队当孙子,也绝对不和这种战斗狂硬碰硬。

这时,梅空也是一脸正色,道:“冯总队长说得太对了,阿言,我们对你的能力是毫不怀疑的。可是,单单有实力是一回事,想要确立执法队队长的威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日积月累的过程。这个事件,正是难得的机会,能够打响你执法队第九队长的名声,不要错过啊!”

狗屁,梅空你这马屁精!

瞧着梅空冷肃的神情,孙言气就没打一处来,你梅空号称执法队第一铁面,六亲不认。现在这个情况,正该是你梅空展现铁面私手段的时候,却把事情推到我一个生头上,这也太欺负人了。

孙言也不是吃素的,说到撇清认怂,他一向很拿手,眼珠滴溜溜一转,刚准备说话,却被好友陈王、周之昊一左一右,一把搂住了肩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