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爱到极致,连时光也黯淡

发布时间:2019-09-13 04:57:50
摘要:那是一封信,来自一个遥远时代的信,信纸微微泛黄,信纸因长年埋于地下不见阳光而出现斑斑点点,字迹已经模糊,很难辨识清楚, 但信轴上所刻的龙飞凤舞的草书,却依旧清晰可见。只是,经多位专 家研究也无法将它翻译出来,有位资深教授说,它,似字非字,似画 非画。
【一】晨雾尚未升起
那是一封信,来自一个遥远时代的信,信纸微微泛黄,信纸因长年埋于地下不见阳光而出现斑斑点点,字迹已经模糊,很难辨识清楚,但信轴上所刻的龙飞凤舞的草书,却依旧清晰可见。只是,经多位专家研究也无法将它翻译出来,有位资深教授说,它,似字非字,似画非画。
尹颂从博物馆下班的时候,天色已晚,天边红红的晚霞似要熄灭的烛火一般在天空跳跃着,闪烁着,诉说着。她突然有些难过,这样的黄昏,再也没有一个人陪她看日落,再也没有一个人陪她吃遍整条小吃街。
尹颂站着发呆,直到灰色的天空只剩下一片暗紫色,淡黄的月亮高高的挂到了空中,她才想到——该回家了。
刚刚到家,尹颂就打开了电脑查看自己早上发的一条微博有没有评论,如他所料,评论的人寥寥无几。
——千颂伊:他丢了,我该去哪里找?
——网友甲:“大明星”,你家都教授回到他的星星了,你在地球瞎找什么,赶快洗洗睡吧。
……
尹颂苦笑,没人会懂,除了他,没人会懂。
她合上电脑,放了那张很久没有听过的唱片。夜色中,他微阖双眼,静静的体会音乐中那淡淡的忧愁和沧桑,低头垂眉,她不经意间散落的孤寂,慢慢深入灵魂,和着忧伤的旋律,丝丝缕缕的愁绪飘然而落,散开一地落花。
恍惚间她仿佛觉得纪严从未离开过,想起与纪严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带着这片刻的幸福,她沉沉地砸进了梦里。
【二】飘然晨雾隔世缘
深山中,绿水前,一古装独臂老者独坐独饮,忽然从远处飘来一阵清风,一片枯黄的落叶随之落下,老者单手一挥,将叶子夹在两指之间,凝视良久道:爱的表达,真心覆盖。便能知你所疑,解你所惑。焉卷秋风时空望,叶落寒江人难归。即使看到了心中所惑,也只是徒增伤心罢了。姑娘,相爱容易相守难,难行莫再惜。听老夫一言,放下执着,忘记他你会更快乐。如若姑娘坚持己见,那就牢记我说的八个字——爱的表达,真心覆盖。
“可是,我——”尹颂的话未说出口,一道光闪过,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音乐仍在继续,阳光透过落地窗帘洒到了房子内,她想着自己刚刚做的梦,似乎明白了什么。真心?能够表达真心的是什么?
“尹颂,我离开博物馆才几天,你就偷懒放假啊,胆子大了,现在都几点了?九点,我规定几点上班?”尹哲彦滔滔不绝地咆哮着。
“叔叔,stop。”尹颂双手做了一个停的动作,“我知道错了,再给我次机会吧,下次不敢了。”
“说多少遍了,公共场合别攀亲戚。再说了,我才二十八岁,把我都喊老了。”尹哲彦理了理帅气的西装。
“好的好的,尊敬的上级领导,您就原谅我吧。”
“原谅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有一个条件。”尹哲彦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什么条件?您尽管说,我一定万死不辞。”
“哪有那么严重,极小的一件事。只要把信的真正来历告诉我就可以了。”
“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就是在那座被破坏的古墓里发现的。”
尹颂十指紧扣,脚尖在地上划着圆圈。
“你是猪脑子吗?历史是体育老师在音乐课上教的吗?那座墓是八百多年前的,像这种木质卷轴早该腐烂了,大家因为要去沙漠清理新发现的古墓所以没有在意这封信,但是你觉得我也会和他们一样吗?”尹哲彦盯着尹颂,就像福尔摩斯破案似的。
“对不起,叔叔,我只是想守护最后的希望,不让它受到伤害,一旦说出来,发现古墓的地方就肯定会遭到破坏,它是属于我和纪严的回忆,我,要守护它。”
“小颂,我哥把你交给我,我就必须把你照顾好,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我来帮你解决。”尹哲彦轻声细语,触动了尹颂那根已经濒临崩溃的神经,她扑到尹哲彦的怀里,落下了隐藏多日的眼泪。
“我失去了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我找不到他,他什么也没留下,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像都敏俊一样消失了,可是,他甚至一点线索也没留给我,我去八角亭找他,等了三天,他也没有出现。”泪,一滴一滴落了下来,透明的液体恰好落到桌子上,尹颂一直研究的古信上。
“小颂,信,是你在八角亭发现的吧?尹哲彦不愧是高才生,拥有如此敏锐的头脑,尹颂点了点头,算是回答,再次睁开眼睛,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古信上。
“叔——叔——”尹颂有点结巴。
“怎么了?”尹哲彦问她。
“信——信上——”尹哲彦像背后的桌子上望去,什么也没有。
“你看到了什么?”直觉告诉他,信上一定出现了只有尹颂可以看到的东西。
“上面的字,可——可以看到了。”尹颂不可思议地看着信,却迟迟不敢走近观察。‘爱的表达,真心覆盖’,她明白了,能够表达真心的,便是真诚的泪水了。
她捧起桌子上的信,泪,像决堤的河,无法控制的汹涌而出。
尹颂,绝望了。
【三】拨开云雾,未见月明
同尹颂梦中一样的山,只是少了那个神秘的老者。
阳光穿过树叶碎了一地,像残破不全的蜘蛛网,斑驳的影子诉说着古老的故事,湛蓝的天空留下大雁飞过的痕迹,泉水一路向着八角亭流去。
昔日的纪严,如今的雪国之王——骆暮钧,沿着蜿蜒的河流一路走向八角亭。
她的美紧紧的拧着,像解不开的死结,手里拿着的是自己写了一夜的信,他写了撕掉,撕了又写,反反复复,到最后,信的内容与第一封却还是一样的。
坚硬的触感从脚尖传来,低头一看,是一把断了的剑。
它刻意忘记的那些回忆翻江倒海地占据了他的大脑。
绿漪六年,雪国与火城的战争。那时的他,不问朝事,整日在绿漪园内练剑习武,苦读兵书,只为继承王位的那一天,令所有有谋反之心的人畏而止步。却未曾料到火城几年来卧薪尝胆,暗地里招兵买马,策划了一场巨大阴谋。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雪国毫无反击之力,轻而易举地,火城拿下了绿漪城的城门。
冲动如他,他披上战袍,欲出城拼死一战,被重伤的父王打晕藏到了地下城内。
他的脑海里只记下了一句话:光复雪国。
再醒来时,他便到了绿漪园后山山脚下的八角亭内。
只是物是人非,时空转换,他已不知身居何处。
“全都去沙漠玩,留我一个人看家,尹哲彦,你可真是我亲——叔——叔。”被女孩的巨大抱怨声吸引,他挪动脚步,循着声音走去。
一切都顺理成章地发生了,他认识了尹颂,他一生的劫;她认识了纪严,她一世的痛。
【四】雾中,迷路
心开始痛,彻心彻骨,他抬头,到了八角亭。
他定定地站着,任风吹起了他的白袍,凌乱了他高高竖起黑发。
眼前浮现的是他把小时候埋在八角亭下的硬币挖出来送给尹颂的情景。当时的她像得到了天下一样高兴,她那么容易满足,可他偏偏什么也给不了。
他小心翼翼地重新挖开那个洞,轻轻的把信埋到亭柱下。
老者告诉他,尹颂可以收到他的信,可他担心会被别人看到,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影响了她的生活。老者告诉他——只有她能看到,因为在那个世界,真心爱他的只有尹颂一人而已,自然只有她会为他留下真诚的眼泪。
尹颂,你还好吗?
她一定在找自己吧,只是在这浩渺的宇宙中,他们都太过渺小,渺如尘埃。他们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唯有接受,唯有痛苦。
所有的人,谁能成为游戏的赢家呢?我们从来都只是被时光绑架的人质,没法自救,也没人能救。
但除了一样东西,无论是时空还是时光都不能让他归于陨灭——爱,只有爱而已。
忽地,久远的故事像大雾一样,涌到了他眼前,浸湿了他的双眼。
他想起,自己指着被列入国家级保护的故宫说那是自己的宫殿,他固执地不买门票硬闯故宫,还骂门卫是狗奴才;他想起自己引来了警察,尹颂极不情愿地帮他交了一大笔罚款,最后骂她上辈子欠他的。
从此,本无任何交集的他们命运纠缠在了一起。
纵然他有太多的不忍和不舍,若再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他还是会接受命运的安排。
雪国,是他来到这个世上的责任和使命他的生命早已交给了雪国;而尹颂是他一生的挚爱,他给她的,只能是心。
【五】花非花,雾非雾
尹颂: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便已经进入了我为你制作的那个梦境。
梦里,没有我。我想让你忘记我的脸,快乐的活着。
感谢时光错乱,我才有幸遇到了你,在你最美的年华。
多年前,我就如同现在一样寂寞着,一个人练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做着所有能做的事情。
我从没有意识到,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妥。
快不快乐,我从不去想,也没有权利去想,生为雪国,死为雪国,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某一天,遇见了你,我在你闪烁的黑瞳里看到自己寂寞的身影。那一刻,我觉得有些难过。
为了这样形单影只的自己。
为了那样乐观快乐的你,不属于我的世界。
“王,十万大军已准备完毕,只等王下令,即刻就可以出发 报告的士兵轻轻的说着,似乎怕惊扰了他。
“知道了”他挪动脚步“你先回去吧,我这就来。”他掩饰着自己通红的眼眶。
尹颂,我就要与火城开战了。杀兄轼母之仇我不能不报。
因为你的工作。我已多多少少了解了此次开战的命运。
沙漠中,你们发现的那座新古墓的主人,是我。此次征战的地点,便是那片沙漠。
不要为我难过,完成我的使命,我很快乐。
黑白武士,严阵以待。刀在手,箭在弦,一触即发。
“杀。”一声令下,战鼓齐鸣。
晚霞染红了半边天。
他的一袭白色战袍被鲜血染红,点点红梅格外刺目。
经过几番挣扎,晚霞终是被乌云掩盖,四周一片静穆的黑。他身后的战士一个接一个地倒下,血泊里,是他们年轻而坚毅的脸。
“骆暮钧,你开战只为报仇心安,让十万将士为你失了性命,平日里自命清高,到头来却还是一个伪君子。”
火城城主高声大喊,脸上是狰狞的笑。
是啊,他并没有心系与百姓,问问自己的心,他发起战争靠的只不过是一种执念。
忽地,泪水模糊了双眼。
只一瞬的分神,火城城主的利剑便刺入了他的心脏。血,喷涌而出,像一袭华丽夺目的红绸。
手中的长剑落到了地上,尘土与剑上的血混为一体。狂风卷集着乌云,雨来了。
雨落在他的脸上,他看到尹颂第一次见到她的模样,她把穿着古袍的他当成了鬼,那一刻,时光停滞,她让他觉得很安宁。
只是那片刻的暖,瞬间就被铺天盖地的血色掩盖。那样大的雨,雨中倒下的战士,哭号的所剩无几的士兵,模糊了他的双眼。
他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把手伸向空中并不存在的那张让他日夜思念的那张脸。近了,近了——终是一场空。
时光的阻隔,是他与她之间永不能跨越的鸿沟。
满城的血光,是囚禁她爱的枷锁。
【六】晨雾散去,爱经久不衰
尹颂看着前方的公路,公路映照着她灰暗寂寞的心情路边的青色被尘土覆盖,一场雨下来并没有显得干净,反而有点脏。
公路尽头,是刚刚建立的旅游景点,因为古墓的原因,游客数不胜数。
她走近亭子,旁边的梧桐长出了郁郁葱葱的叶子,大片大片。
忽然,她想去沙漠看看他。
没有带水,没有带其他的衣服,只买了一张火车票,尹颂来到了沙漠。
尹哲彦从墓里发现了大批的兵器。
她能想象到他桀骜的身影在充满血色的战场上的孤独落寞。
后来的日子里,每当他想起那座坟墓,她的心就像在刀尖上跳舞,流着鲜红的血,剧痛着,却还是坚强的坚持下去。
完整的盔甲上,心脏位置插着一把利剑。尹颂的心剧烈地抽搐了一下,不自觉的靠近,即使容颜已散,她依然可以看到他嘴角残留的笑。
死去的他,是幸福的吧。他终于解脱了,来世的他再也不是雪国的王,再也不必穷尽一生去守护那片国域。
入夜,他辗转难眠,不知何时,沉沉的砸进了梦里。
再次与老者相见。
尹颂静静地望着他,不说一句话,她知道老者又会告诉他关于纪严的消息。
“尹颂姑娘。骆暮钧在前世犯下了无法弥补的大错,他让十万将士魂归西天,他使百姓陷于水火。一切在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他再不得转世为人。如今,他已化为黄泉路上的彼岸花,只为数十年后在黄泉路上看你一眼。老夫言已至此,如何做,相信姑娘已有想法。姑娘珍重。”
醒来后,她明白了一切。
【七】尾声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黄泉路的两边长满了红色的花,他们隔岸相望,却永远不能在一起。
一阵清风吹来,满世界都是花开的声音——
此生不再相逢,但爱永不凋零。
爱到极致,连时光也黯淡。死都不能阻止他们相爱,时光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共 462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博物馆上班的尹颂姑娘与古代的王子骆暮钧——也就是纪严,相遇、相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然而,骆暮钧身负父王临终前的使命,国恨家仇让他领着十万将士与仇敌拼杀,结果全军覆没。也因他的一己执念,丢了十万将士的性命。尽管他已有悔意,尽管他渴望与尹颂再相见,却得不到上苍的原谅,只能化作彼岸花与心爱的人相望。作者以丰富的想象力给我们描写了一段超越时空的爱恋,荡气回肠,让人回味。推荐赏阅!【编辑:风飞沙】
1 楼 文友: 2014-08-01 19: 2:11 感谢作者赐稿,祝福,问好!
2 楼 文友: 2014-08-01 19: 5:54 两个人相爱,不管时间,不管距离,不管生死 爱,是任何形式都难以阻挡的情。作者的文章有嚼头,期待更多精彩,欢迎继续投稿。
 楼 文友: 2014-08-02 17:19: 0 形象的人物,精美的构思,动人的细节,欣赏!!!婴儿有眼屎
11个月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怎么预防中风复发
小儿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