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晓荷·暖】】幽魂遗恨(征文·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5:10:23
引子:去年暑假的时候,老家许多人都打来电话,说我们家乡镇子上出了灵异事件:灵隐镇新农村建设试点小区工地上,挖出来一具骷髅。工地上挖出骷髅,这事儿并不新鲜也不奇怪。可新鲜奇怪的是,那具骷髅的脑壳骨会来来回回地走动,这可吓坏了当场的那些农民工。
宁静的乡村,立刻沸腾了。人们从四里八乡涌去观看,立刻人流如潮,人山人海,说什么的都有。
这事儿,我不太相信。直到妈妈打来电话,亲口告诉我这事儿是真的。妈妈说:“这事儿就发生在你功强哥的工地上,是千真万确的真事儿!”我仍是半信半疑……
(一)镇首富传奇
说起功强哥,俺相熟得很。虽然俺姓刘他姓郭,但是俺们是一个村子里,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自小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尽管十几年来,就前年国庆节见过一次面,但是剥了皮我还是能把他的骨头认出来。烧成灰碾成面,我还是能把他的影子认出来。
十几年未见面,功强哥发财发得很,按我们老家的话来说,叫做发得不清不楚。前年国庆节,见到功强哥的时候,人家西装革履,领带系得标致,皮鞋擦得锃亮,座驾是奥迪叉5。俨然一位县委副书记的派头,十里八乡第一户!早已经成为了我们灵隐镇子上的当之无愧的首富。
功强哥比俺大三岁,读书的时候老是喜欢留级,两个一年级、两个二年级、两个三年级,他上第二个三年级的时候,俺就和他一个班级念书。这家伙本来就不爱好好读书,成绩自然不是很好。
记得是五年级那年寒假吧,这家伙趁学校放假,撬窗子钻进俺们班主任李老师的办公室,不仅胡乱撕李老师的教科书和同学们的作业本,而且还搞了其他的巨大性破坏。这尚且不算,临走还在李老师的办公桌上拉了泡屎。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结果还是被人给揪出来了。这事儿不仅惊动了村委会,而且还惊动了灵隐镇派出所。
做了这等的“好事儿”书自然是读不成了。不过这家伙人倒是非常聪明胆大。那一年虚岁才一十六岁,就只身一人出去闯天地。听说先是去了甘肃兰州跟人家挖隧道,后来又辗转到了陕西西安去贩菜。看样子在外面混得不是很好,记得俺读初中二年级那一年,他回村来跟后庄工头吴老二吴大叔学做了泥瓦匠。
狼行天下都吃肉,狗到哪儿总吃屎。功强哥从小工到大工,从大工到工头。一路走来,自己出资买了很多建筑机械设备,又组建了建筑队。
我有时候觉得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出来打工。如果咱当年不是出来打工,而是选择在老家跟着吴大叔学做泥瓦匠,说不定咱现在也是一个小千万富翁呢。
(二)当年的天使,咱梦回索绕恁多年
您可能见过西施、貂蝉、王昭君……但您不可能见过天上的仙女下凡间。
那年,去灵隐镇上读中学。三层高大的教学楼,巨大的操场,咱承认咱就是那刘姥姥走进了大观园。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和好奇,一切都是那么感慨和新鲜。不说那桌椅板凳的整齐划一,也不说那亮飒飒的日光灯和会吹嗖嗖凉风的电风扇,单单是那超大的玻璃窗就亮瞎了咱的眼。
初一三班,第三排正中间那个同学,那可真真是一个绝对超级美女啊!绝对的天使。如果使用闭花羞月,沉鱼落雁,倾国倾城。来形容,肯定都弱爆了。那简直就是嫦娥的妹妹或是王母娘娘的亲外孙女儿下了凡。
俺对月亮发誓,此生俺并不好色。但是,俺还是六魂被迷住了七窍。俺真是都不好意思告诉你,俺这些年对她是苦苦的单相思,单相恋!咱对她一直是梦回索绕恁多年。
这同学,名字叫李玉霞。灵隐镇小李岗村人。离俺那儿并不太远,大概也就二三十里路的样子吧。后来才知道,她爸爸在葛林乡工商所工作,妈妈在家种田。李玉霞在俺们班级里算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而且见过大世面。
玉霞平时跟俺们聊天,总是轻声细语,笑语盈盈的。她学习成绩极好,俺这个全班第二名,无论如何努力,成绩老是和人家差好远好远。
那年,俺的家庭条件实在是不太好,爷爷中风躺在床上,一躺就是十几年。父亲心脏病,整天弯着个腰驼着个背,前几年生活还能勉强自理,这几年慢慢地也不能下床了。整个家庭,可苦坏累坏了妈妈!两年前,哥哥以相当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市重点高中。由于供我一个人读书都十分吃力,妈妈只好打发哥哥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打工去了。
学校食堂里的伙食说句良心话,真的不贵。可是,一遇到改善生活或加餐,就要额外加钱。一大碗肉面,只需要多加五分钱;一大碗水饺,只需要多加两毛钱。即便是这样,俺还是吃不起。一遇到这种情况,俺只好悄悄地躲到校园外边,等大部分同学们都吃完饭了,俺才回来,免得同学们笑话。时间长了,俺这个秘密还是被细心的玉霞同学给发现了。一天中午,俺被玉霞同学堵在了校园外边:“刘飞,你咋不吃中午饭?给,拿着。”说着,玉霞硬是塞给俺十多元饭票钱。当时,咱那种窘迫、那种羞愧、那种死要面子。现在想起来脸还红到耳根子呢。
夏天当然好过一些。一到了冬天,可就难受了。因为没有棉衣棉鞋,俺经常被冻得瑟瑟发抖,上下牙齿直打冷颤。咱的窘像,又瞒不过了玉霞同学,毛衣塞给俺了,毛裤塞给俺了,棉靴也塞给俺了……
(三)同桌王林天
俺的同桌,王林天。灵隐镇大王庄人。这小子,虽然爹妈都是农民,但家境殷实。林天,天资聪颖,皮肤白皙,浓眉大眼。属于天生的帅哥胚子。这家伙,不仅口才好,能说会道演讲能力好,而且天生具有领导能力。当班长,是俺们班级上的不二人选。就是学习成绩怎么也赶不上我,似乎永远只能屈居第三。
就是这臭小子,也一直觊觎玉霞。小殷勤,拍马屁……追求不断。后来事实证明,他们还真是天生地设的一对儿,绝配。咱心里是有点儿十分吃醋,但还是送上了俺发自内心深处的深深祝福。
(四)母亲
在母亲的不懈努力和玉霞的不断资助下,俺把初中一年级勉强读完了。
说句不太骄傲的话,俺的家乡风景的确优美。山水相环,微风习习苍山流翠。那时候,由于种庄稼只有红薯产量最高,所以我们一年四季的口粮除了红薯,还是红薯,一直靠吃红薯充饥顾命度日。收获的秋季,一日三餐煮红薯、蒸红薯吃。其它切片晒干,一部分平时煮着吃,另一部分,平时磨成面蒸成窝窝头用来顾命充饥。
也就是在俺该读初中二年级的那年秋天,秋雨连绵,连月不晴。母亲辛辛苦苦晒了一地的红薯片儿,被淋坏了,泡霉了……以至于后来那些红薯片上,每一片上白毛儿都长得老高老长。正反两面儿都生满了绿压压浓密的霉菌儿。闻起来十分刺鼻难闻,吃起来比中药还苦。喂猪,猪都不肯吃。母亲为此流了大半年多的泪。母亲一边流泪,一边带领我们用刷鞋的刷子,使劲儿把那些长毛儿和霉菌儿刷去。因为,那可是我们一家人全年的口粮啊!
祸不单行,似乎是天意格外弄人。偏偏也就是在那年秋天,爷爷和父亲的病情突然恶化加重,不久,相继病逝了。对母亲的打击特别大,她老人家除了连绵不断的眼泪,似乎再也无力支撑。
这般境况,书自然是读不成了。虽然,皮校长和陈老师三番五次的去我们家动员我,要我克服一切困难继续把书念下去。并一再表示免除我的学杂费和一切学习费用。虽然,玉霞、林天和其他同学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挽留俺。虽然,母亲流着老泪劝导俺,要俺继续把书读下去。可是,俺还是意志坚决的辍了学。
在家种了半年田,放了半年牛和羊。尽管由哥哥在外十分省吃俭用,不断寄一些碎钱儿补贴,尽管由玉霞、林天和同学们的不断帮助,家还是难以撑下去。次年七月,俺决定南下前去打工。
玉霞的十八里苦苦相送,再相送。俺内心是撕心裂肺、锥心刺骨的疼和苦。
南下的列车,穿梭与千山万水之间,把俺带到了喧嚣的城市。从此,俺走上了更为苦难的打工生涯。
(五)玉霞、林天花开并蒂。
人生的十字路口,选择比努力更重要。选择打工这条绝路,本身就是死胡同,就是逃避。俺一直躲避着玉霞,一直逃避着生活。虽然,十几年不曾回家,十几年不敢回家。但是,我对玉霞、对林天的思念与日俱增。
玉霞在她的努力下,考上了广州金融学院。我默默祝福她,我为之高兴。林天考上了河南财经学院,玉霞在银行系统参加了工作,林天在我们市财政局参加了工作……
再后来我听说玉霞和林天恋爱了,结婚了。虽然俺内心十分吃醋,但是俺内心深处依然是衷心的祝福!和万分的高兴……
是的,不是有首歌唱得好吗?只要你过得比我好嘛!只要你幸福,我心甘情愿的承受这一切。我心甘情愿的面对这一切……林天兄弟,一定要照顾好玉霞小妹呀……
十几年,开心的人只觉得是一转瞬之间。痛苦地我觉得是十分漫长,和十分悠然。
十几年,我没有回家,听说林天的事业顺风顺水,如日中天,现在已经是我们市财政局的一把手了。光我们灵隐镇中学,校舍改造这一项,林天一个人就独自捐资十多万元!同学们之中出了一个“财神爷”,人人觉得很骄傲和很有面子。他和玉霞的儿子小林天,听说已经读小学二年级了……
十几年,未曾谋面,听母亲讲,玉霞、林天依然不断地像亲生儿女一样去接济她,去帮助她,去照顾她!
零九年,玉霞、林天还出钱出料,功强哥出工出力,给俺家盖了三间大平房。俺听后是感动得热泪盈眶。
十几年,功强哥也已经混成为了百万富翁了。再看看咱自己的狼狈相、窘迫相和寒酸相,咱无地自容,咱羞愧难当。
(六)玉霞英年早逝
2011年9月 日。世界末日并未先到。家乡却突然传来噩耗,说玉霞病逝了。什么病?怎么会这么快?林天,你咋照顾玉霞的?你,你个臭小子,俺跟你没完!
母亲只知道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也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来。好像听说玉霞是冠心病突发,十分钟不到,就,唉……
听说这个信后,我一个人,躲在出租屋里闷喝了两斤白酒。我一个人,头蒙在被窝里哭了整整一天!我一个人,在心里恶狠狠地咒骂,埋怨该死的家伙林天……
第二天晚上,俺飞回了老家。
下了飞机,俺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市财政局。很容易,找到了林天的家。
林天紧紧地抱住俺,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儿的痛哭流涕。听说林天已经是两天两夜粒米未沾、滴水未进了,一直是一个劲儿的,伤心地哭啊哭……我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埋怨林天的话儿一句也说不出来,反而不停地去反过来安慰林天:“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节哀顺变吧,兄弟!以后好好照顾好娃,玉霞在九泉之下才会安心呢……”虽然,俺此时此刻,心如刀绞,心如刀割。但俺还是抑住悲痛,反过来劝慰和安慰起林天来。
走出火葬场。玉霞的骨灰直接运回了林天的老家-——灵隐镇大王庄,葬入林天家的祖坟里。林天的父母家人和玉霞的父母家人,一个个哭得死去活来,悲痛欲绝。俺实在是不忍心再继续待下去了,悄悄地退出了葬礼,回了家。
十几年,没有回家。家里的变化可真是大啊!平地里冒出来了很多平房和小洋楼……
妈妈,头发也已变得花白,脸上这一道道皱纹就像老家那一道道山川一样深遂。妈妈,腰也弯了,妈妈,背也驼了……
听说今天是玉霞出殡的日子,妈妈早已是老泪纵横,非要逼着我带她去玉霞的坟前送玉霞一程不可。
“这闺女比你可强多了,呜呜呜呜……隔三差五没有少来照顾你老妈啊,你看看咱现在住这房子,都是这俩娃子给新盖的!指望你住新房子,还不得等到猴年马月铁树开花驴长角呀?呜呜呜呜……看看妈身上这穿的、戴的,哪一样不是这俩娃给送来的?这好人咋就不长寿呢?老天爷啊,你咋就不睁开眼呢?你咋就不把我这几十岁的老太婆收去抵俺闺女的命呢……”
俺满腹羞愧,哑口无语,俺只有不断的陪妈妈落泪。
妈妈呀,妈妈呀,其实您怎能知道,您怎能理解,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您的儿心里比您心里更难受好几千倍、好几万倍!您的儿这颗痛苦的心呀,一直是犹如千刀万刮,万箭齐穿般的生疼难受……
母亲的脾气俺是知道的,今天如果不送她去见玉霞最后一面,送玉霞最后一程,她老人家是决不罢休的。
送走了玉霞,母亲一病卧床不起。无奈,俺只好和公司领导请假,在家侍奉了母亲两个多月。其实也是想顺便休息一下,平复一下咱这极度痛苦的心情。期间,林天开车来看过我们两次。
(七)林天再婚。
十月一日国庆节。俺还没有从悲痛中缓过神来,林天送来了请帖,说是十月一日再婚。你丫也太急一点儿了吧?兄弟,玉霞尸骨还未寒呢?母亲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林天这娃也太不懂事儿一点儿了吧,玉霞还没有过‘五七’呢!现在这些年轻人啊,真是不懂一点儿老礼儿了?”母亲埋怨说。(俺老家的风俗是,前妻或前夫下世不足一年,是不能够再婚的。听老人家说,旧社会,必须得等三年以上呢。)
埋怨归埋怨,喜酒还是不得不去喝。

共 6018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开篇引子,留下悬念。细细循迹品读,功强哥首富发家,天使为何萦绕几多年?天使是“我”的同班同学,一起的伙伴,一直接济着“我”,成绩远远好于第二的“我”的善良女孩李玉霞。王林天成绩第三,口才好,领导能力强,做班长。而贫穷的“我”,即便成绩一直拔尖,无奈爷爷与父亲在自己要读初二那年的秋天相继病逝,雪上加霜的家境,迫使少年的“我”放弃学业,南下打工养家糊口。而一直心中爱恋自己的玉霞,经年长大,大学学成后,嫁给了一直追求她的,已经在市财政局工作的王林天。“我”仍然打工,顽强活着,心中一直牵挂着的天使也和升任财政局长的王林天幸福生活着,同时接济着“我”的母亲,家人。她们应该一直幸福下去,可是2011年9月 日,玉霞突然走了,“我”回家参加葬礼,王林天极度悲伤……王林天同年10月1日,突然再婚。结尾处,引子悬念揭开,会动的骷髅头骨藏着一只活着的蟾蜍,意外发现了头骨里插入的钉子。那头骨,却是玉霞的,王林天,首富功强哥,为了金钱和权欲的交易,导演了这幕凶恶的杀妻案。 细腻老到的文笔,构思精巧,环环紧扣的叙事手法,无不体现了作者匠心独运,娴熟驾驭小说的能力。佳作推荐共赏。感谢作者,晓荷有你更精彩。【编辑:老弋刀】
1 楼 文友: 2015-11-12 1 : :48 小说布局合理,让人情不自禁走进故事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好文,给赞!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
2 楼 文友: 2015-11-12 1 :41:58 匠心独运,文笔细腻老到。谢谢作者赐稿,赞! 刀即笔,笔生刀
 楼 文友: 2016-08-11 12:56:42 人在做,天在看。恶有恶报,丧尽天良的林天和功强为了更大的利益,居然残骸玉霞。小说鞭挞的他们丑恶的灵魂,弘扬了正义。赞一个。孩子中暑怎么办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孩子中暑怎么办
孩子总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