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通天神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坟冢傀尸

发布时间:2020-01-16 18:58:03

通天神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坟冢傀尸

第一百一十五章坟冢傀尸前方虽然一片黑暗,但萧云心中却清明得很。

只见被他砸毁的那十座石台,除了最开始被自己堵住的那一个尸气传送孔道外,其余九个孔道全部都蹭蹭地冒出一缕尸气。这些尸气本来是作为不灭尸灵灯的燃料,现在灯台被毁,火星被灭,它们则纷纷缭绕而上,最后聚在了甬道的顶部。

本来此时的甬道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但萧云却凭借魂力感知,对甬道上上下下的情况了如指掌,他甚至有一种感觉,这种时候,魂力远比视力来得可靠。

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这里哪里有什么弯道,明明就只有一条长达十丈的甬道。而所谓的弯道,还有所谓的甬道缩短,根本就是幻境所带来的视觉感官欺骗,俗人称其为障眼法。

而此障眼法得以成功扰乱人的视听,全靠聚集在甬道上方的这些尸气。

萧云可以感觉到,这些尸气里面有一股不可忽视的魂力,正是这魂力导引着尸气形成法阵,屏蔽了阵中人的各种感官。

细细感知,九个孔道中涌出的尸气自发地聚到空中,而慢慢地,随着尸气越聚愈多,一个直径约为一丈的小型圆形法阵逐渐现出原形。而由于之前已经有一个孔洞被堵,此时的法阵阵线竟然显得有些残缺不全。

“哈哈,小样儿,我把你的能量来源全封住,这阵不够自然而然崩溃了吗?”说干就干,效法着之前封堵孔洞的方法,萧云先后找了九块不大不小的碎石子,直接将余下九个孔道也完全堵住。

眼看着空中灵阵就要慢慢成型,却突然间断了能量来源。咔咔两声,缺少了能量的供给,灵阵再也无法自行运转,竟如镜片一般一块块碎裂、脱落,然后消失。

萧云的视线还没回复正常,但周围已经传来了打斗声,想来幻境阵法已破,他也成功走出了那条甬道。

通过这甬道,他才深切地体会到地宫陵墓的可怕。若是换一个武修者,不达到元魂境根本不可能洞察到甬道内的灵阵,那么也就只能苦苦等死了,并且死前还是满心的绝望与畏惧。

攻人,先攻心。

地宫的可怕之处大概就在这里了吧。

再次睁开眼,如萧云所料,甬道已经不在,他现在所站的地方正是一块宽敞的内室。而内室正中居然正有七八人在围殴一个陌生男子,却不见慕容青橙的影子。

萧云来不及去管场中男子,只略微看了一眼,发现那男子以一敌八竟全无下风之后,他就小心翼翼地绕过了纠缠之中的九人,在内室后面一道石门前发现了慕容青橙。

见了慕容青橙,他心中悬石才彻底落了下来。

“青橙,你怎么样?”躲在暗处,他慢慢靠近慕容青橙,问道。

这一声问把正在疗伤的慕容青橙吓了一怔,回头去看,当她看见萧云那张熟悉的面孔之时,紧绷的神经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没……没事……”

微弱的声音传进耳中,借着内室昏暗的不灭尸灵灯灯光,萧云这才发现,慕容青橙嘴唇乌黑,肩膀上有着两道明显的抓痕。抓痕不浅,已经隐约能够看见被卷起的血肉,而且那道抓痕也是乌黑之色,上面乌气萦绕不散。

“有毒?”萧云扶起慕容青橙,问道。

“那是傀尸之毒,需要尽快逼出来,你快带她到安全地方……”慕容青橙已经没有了回答的力气,可是正在缠斗中的陌生男子竟然轻飘飘地说了一句,然后又被八道身影围住。

“傀尸之毒?”萧云虽不能理解傀尸之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看慕容青橙此刻的状态,他就知道这毒定然毒性猛烈。

向后瞥了一眼那男子,萧云把铁盒收入了纳府之中,也不问慕容青橙的意见,直接把她背在了背上,向旁边耳室跑去。对于常年背负沉重铁盒的萧云来说,慕容青橙实在太轻,只是两人差不多的身高让萧云背起慕容青橙的情形有些滑稽。

一口气进了耳室,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条通道,二话没说,萧云一头就钻了进去,憋足劲又跑了一炷香的时间,约摸着身后那些人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来,他放下了慕容青橙,口中直念叨着“逼毒逼毒”。

盘腿坐在慕容青橙身后,萧云直接两掌按在慕容青橙的肩上,顿时一股内力顺着他的手臂缓缓地作用在了慕容青橙的那两道抓痕之处。

抓痕上的乌黑之气想必就是那男子所说的毒气,若是不尽快逼出,或许真会有生命危险。

“什么人竟有如此锋利的手爪?”看着慕容青橙肩上那触目惊心的两道伤口,萧云丹田内力呼啸而出,尽数涌出作用到慕容青橙的肩上。

然而,萧云似乎小看了这傀尸之毒。

任凭他如何催动内力,那些毒气就如跗骨之蛆一般,死死地粘附在慕容青橙的伤口处,并且还在不断向肉里渗透。而慕容青橙的情况也越来越差,肩上被撕开的血肉全成了乌黑之色。

“我就不信了!”卯足了劲,萧云连额上的汗珠都没有去抹,就要再次运转内力。

“萧……萧云,别、别浪费、力气了,刚才……那位廖、廖公子说,”慕容青橙的声音断断续续,极其微弱,“这些傀尸毒……起码也得用、用脉力才能……”

“廖公子?这又是哪门子的廖公子?”听这称呼,萧云突然想起了廖裕,不过紧要关头,他可没时间去管那个陌生人,“青橙,怎么回事?韩老人呢?”

“从灵阵出来,就、就不见了韩爷爷,我一出现,就、就正好碰上了外面那八头傀尸,被……被打了正着,是、是廖公子救了我……”

此时的慕容青橙哪里还有一国公主的样子,她的青色长裙上满是乌黑的鲜血,脸色白得可怕,气息微弱,好像随时都会提不上气似的。

这毒可真烈!

“别说了,你好好运功抵御毒性的扩散。”萧云喝止了慕容青橙,心中沉喝一声,再次运转丹田内力与那些毒气较量起来。

一边努力为慕容青橙驱毒,他一边想着:这廖公子会是什么人?他怎会知道这处坟冢所在,并且还能够出现在此秘境之中?而自己修复的空间灵阵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韩山又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傀尸又是个什么鬼?难道就是外面和那陌生男子缠斗的八道身影?而这秘境到底是什么地方?地宫所葬又是哪一个隐世强者?

仙桃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忻城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南昌治疗宫颈炎医院
玉林癫痫病治好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