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错过的三年

发布时间:2019-09-12 19:04:49

9.30号,初秋的太阳已不是那么的炙热,但照在人的身上还是那么的不舒服,汗珠依旧不经批准就从皮肤里跑了出来。

汽车站等着回家的人们早把不能坐上车的愤怒发泄在了太阳身上......

卢晓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刚进入大学的她怎么也不明白老家的人为什么这么多,而且还都选在这一天回家。早知道这样,她就该明天回家,不该为了贪图便宜就买了车票,现在也没法退票啊。中午没吃饭就来这排队,早已疲惫不堪,脸颊的汗珠都懒得去擦,拖着行李箱看着前面一动不动的队伍......

这一切似乎早就是人们的承受范围之外,但是大门处进来了一个男汉子,一张黝黑的脸,穿着一件敞着怀的衬衣,手里只拿了一瓶绿茶,一副农民工的打扮。王迪看到这么长的队,一脸的不屑,二话不说就往前走,看到有个空位就插进去了。很明显,王迪的插队行为缓解了太阳的烦恼,一些人开始把矛头对向他,低声咒骂王迪无耻,而车站管理员还来劝王迪排队,被他两眼一瞪,管理员悻悻的离去,长队也安静了许多。王迪今年才19岁,但是出来打工已经四年了,每年秋收回家的人都把车站围好几个圈。不过对王迪来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所以插队就是一件很快乐的事。还没一会儿,看着不动的队伍,王迪就往前走,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等着车来。

车终于来了,等车的队伍引起了一阵轰动,有的感叹终于离回家又近了一步;有的赶紧数了一下前面的人数;有的赶紧趁乱就往前走;有的赶紧把票塞进售票员的手里;有的大声的跟车站管理员抱怨......

不过这一切都跟王迪无关,很顺利的就坐进车里了,等着开车。

卢晓被人群挤到了车门前,一脸的兴奋,撞进车里。目光从前面到后面扫了一遍,除了那个农民工大叔边上没有人,其它的座位都有人了,脸马上就白了。现在都7点半了,坐车得6个小时,那么一晚上都得跟这个大叔坐在一起啊,怎么办。看看外面拥挤的队伍,卢晓还是无奈的坐了过去,然而,卢晓的半个身子都在走廊里,她好害怕这个大叔。

王迪瞄了一眼这个学生装的女人,心想太嫩,啥都还没长好呢,没意思。不过,小萝莉也可以“欣赏”一下,王迪往前一弓身子,一转头,他看到一张脸,一张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脸,一张让自己顿时就失神的脸,一张盼了三年的脸,一张想了三年的脸......王迪忍着扭头看向窗外。

她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她为什么会在这里,19岁,19岁,高中,三年,19岁,大学,大学,她上大学了,她竟然上大学了。一点儿都没变,还是绑着马尾,还是那么吸引人,被我遇见了,竟然被我遇见了,缘分吗,缘分, 对,是缘分.....

王迪想着想着,嘴角都刮起了一丝笑意。王迪扭头看着这个想了三年的女人,渐渐的眉头皱了起来,她没有认出他,她害怕他,她好谨慎,她都不敢看他一眼。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变化就这么大吗,大到卢晓你都认不出我。不,这算什么,你应该看着我,看着我,你怎么可以这样......

王迪满脸的愤怒,看着身边这个令自己气急的卢晓,拳头紧握着,思考该怎么样,吸引她的注意力。车子缓缓开动,王迪也再次平静了下来。一切好像都没发生,车里开始播放着一部电影,王迪不知道卢晓是真被电影吸引了,还是故意装出来的。因为从一开始她都那么紧张,半个小时了,坐在那里,身体动都没动。王迪的心开始软了,王迪想让她放松,不想让她那么累,直到此时才发现她是那么的累,满脸的疲惫。

卢晓,我想见你,都想了三年了,你怎么能不认出我呢?是,是,是,我变化很大,三年的风吹日晒,可是......我该怎么对你说,我是我,你不用这么紧张,求求你看看我。

时间冲淡了一切,时间冲淡了你对我的记忆,洗刷了我在你心中的形象,改变了我的形象,然而,冲不淡我对你的思念,洗刷不掉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改变不了我的爱。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谁也不理谁。当然,卢晓坐得极不自然,王迪坐得情感丰富,电影都要高潮了,长途车也驶进了高速,两个人却没擦起任何火花。突然,司机紧急刹车,车胎爆了,车里一片骚动,卢晓也不自禁的站起来,想看看情况,王迪呼出一口闷气,说,“别看了,爆胎了,最起码得修一个小时。”

卢晓很快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无奈的坐下了,这次完全坐在了座位上。

“上的什么学啊”

“啊......郑大”

“不错,好学校啊”

“还行......”

卢晓勉强笑了笑,背轻轻的扭动了几下,然后两个人就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车里的温度也因为空调的关闭,变得闷热,没有吃午饭的卢晓,一放松肚子也饿了,一声“咕”伴随着三声音调响彻每个人的耳边,卢晓的脸顿时就红了,王迪把那瓶绿茶递过来。

“不用了,谢谢,叔叔”卢晓马上回绝了。

叔叔,哈哈哈,竟然是叔叔,卢晓啊卢晓,仅凭几句话你就放松了警惕,现在又谨慎了,社会会让你成熟的,就像现在的我一样。然而,我们终究还是错过了,错过就是永远的失去。卢晓,如果你能认出我该多好,不过,认不出也好,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你做你的大学生,我干我的农民工,再见了,卢晓,我爱的人。

“喝了吧,我还没打开,没事,饿着也不是办法,老乡帮老乡而已,谁都会做的”

“谢谢”卢晓实在挡不住,王迪的手劲太大,她推都推不回去,只好接受,而且她的确饿了。

等了一个小时,车终于又开动了,不过已经11点了,结伴的乘客已经开始睡觉了。王迪看着窗外,一丝睡意都没有,而卢晓不一样,中午急忙就赶了出来,早就困了,明显都熬不下去了,在那里与困意争斗着。

卢晓最后还是睡着了,王迪看着熟睡的她,好想亲她一下,可他仅仅把手伸过去,把卢晓的头轻轻扭过来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黑夜,车在高速行驶,一人的心已碎,一人的心在感恩;黑夜,灯光照耀,一人已潜入梦乡,一人惆怅难眠;黑夜,发动机轰隆,一人悲忧交替,一人浑然不知;黑夜,家人呼唤,一人迫不及待,一人顾不得牵挂,黑夜,带着两人静静地离去,越走越远。

车终于出了高速,看着家慢慢的接近,王迪看了最后一眼卢晓,在离家还有五里的地方叫醒了卢晓,然后头也不回的下车了。卢晓看着家乡的路灯,倍感兴奋,想到了家里的爸爸妈妈和弟弟,以前的同学,以及那个时常回忆的他。

但是,卢晓再也没机会看一眼身旁的这个“民工”。

下车后的王迪,按摩着自己麻木的胳膊,走在无人的街上,苦苦一笑,自言自语,“王迪啊王迪,你真傻,值得吗。”看着前方的鱼肚白,加快了脚步 。

心梗哪家治疗好
一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孩子胃胀不消化吃什么
儿童便秘怎么快速排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